标签归档:COS翻译

我们为什么要做研究?

【COS编辑部按】本文作者是2013年的总理科学奖得主 Terence Terry Speed。关      于他的详细介绍,可参考COS访谈第十二期,Terry Speed教授的名言是“统计学本来就应该成就其他学科,我太爱统计了,它像把钥匙一样让我们能溜进任何学科的后院里随便玩耍”。

原文发表在 IMS Bulletin 链接:http://bulletin.imstat.org/2015/02/terences-stuff-why-do-we-do-research/ 。2011年6月 以来的 IMS Bulletin 系列文章 “Terence’s Stuff” 都收录在 http://bulletin.imstat.org/category/terences-stuff/。本文由王小宁翻译,冯凌秉、施涛审校。

Terry-Speed-1-2

“我们为什么要做研究?” --这个问题似乎由调查机构,比如说像Vitae 这种立志于通过转化研究者专业和职业发展路径来激发他们潜能的国际项目,通过抽样调查来回答最为合适。这里我只是想用我的个人经验来探讨一下这个问题。

如果有人向我询问关于读博士或博士毕业以后的研究生涯的话,我会说从事学术研究的动机是极其重要的。只有在经过深思熟虑之后还认定真的想做研究的人才应该开始读博士。在做这个决定的过程中,听取别人的意见尤其重要的,特别是和那些之前有做过研究的过来人。这些人具体会想些什么,或者具体会谈到哪些不可能一样,但是基本上都会聊到诸如个性、价值观、技能和经验、学习方式、所擅长的东西和喜欢做的事情等等。 继续阅读我们为什么要做研究?

COS访谈第十二期:Terry Speed教授,2013年总理科学奖得主

【COS编辑部按】本译文原文来自澳大利亚Science in Public,讲 述Terry Speed,一位著作等身的统计学者,对学术和社会生活的热情;原文版权归 Science in Public所有。本文译者:尤晓斌(新加坡国立大学);审校:李妙竹(上海生科院)、施涛(The Ohio State University)。

“统计学本来就应该成就其他学科,我太爱统计了,它像把钥匙一样让我们能溜进任何学科的后院里随便玩耍”

—Terry Speed

alt

图1 Terry Speed

 

用数字同癌症抗争

Terry Speed从不觉得能很快在媒体的头条上看到类似“统计学家治愈癌症”的标题,不过他坚信数学和统计学可以有效地帮助研究者认识癌症背后的诱因,从而减少手术的需要。身兼数学家和统计学家,Terry笔下诞生了不少鲜有人读得懂的精美学术著作,但除此之外,他还有学术成就以外的另一面,他曾出席法庭作证,帮助农户和采钻矿工,还为生物学家提供统计工具以解决基因的进化问题。

20年前,生物学家们只能孤立的研究一两个基因。而今,他们已经能够同时跟踪同一个细胞里的上千个基因,但若想真正理解这些信息,得到他们想要的结果,生物学家们就还需要运用Terry提出的统计方法。

当Terry年近古稀,他专注于挑选正常细胞与癌细胞不同之处,更加接近有效治疗癌症的临床研究,并同业界一同合作研发检测甲状腺细胞增殖是否发生癌变的工具。

因其在解释基因组的解释以及相关技术的研发做出的杰出贡献,这位WEHI医学研究所生物信息学领头人荣获2013年总理科学奖(Prime Minister’s Prizes for Science)继续阅读COS访谈第十二期:Terry Speed教授,2013年总理科学奖得主